【2013版俄剧福尔摩斯/福艾】珍珠

【嗯决定把一些文搬到这边来,顺便好码些冷CP的小段子+安利】

这就是为什么我跳进了俄剧坑……



珍珠

梅丽.斯茂。
自从舒尔托少校死后,他每过几个月都会抽时间到孤儿院去看看她。华生从不拒绝与梅丽玩石头剪刀布。她总是赢。只有一回小姑娘坏笑着说他绝对出慢了之后,华生才勉强赢了一两次。
老师叫她将珠子放在枕头底下让牙仙子收走,这回仙子给她留了个新的娃娃。
“这是你的未来。”
她从没能忘记华生叔叔这句话,每次在孤儿院中受了欺负或一不小心闯祸了被老师的鞭子抽时,她就在想自己的爸爸怎么会抛下自己去了美国,这个疑问一直没离开她的脑海。
也许美国的马车更宽敞呢。
也许是去继续对抗坏人了,就像他给我讲的故事一样。
……
后来她直接问了华生:“叔叔,你觉得我以后能去美国找到爸爸吗?”
医生皱起眉头,一瞬间的顿悟:当他说这是你的未来时,他并不是在说小姑娘要每天面对着冰冷的珠子。
他有这个义务。他们是战友。也许不会有再亲密的战友了。
华生突然记起彼得.斯茂曾开玩笑地说:“幸亏不是你,医生,自己是很难给自己截肢的。”
残缺的应该是他,在大街上挣扎求生的应该是他……他无依无靠,不像斯茂有妻室和孩子。
一个战士只有战前和战后两段生活。
第二年,军医带着下一颗珍珠过来,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问:“你愿意……嗯,跟着叔叔住吗?”
哈德森太太自然是没有反对的,只是咕哝了一句说让小女孩和福尔摩斯先生住在同一屋檐下简直是残酷。
在梅丽记忆中,关于自己的所有重大决定都是由石头剪刀布解决的。而她,总是赢。
她在贝克街住下后,华生的战争病再没发作过。

他在小梅丽第一次踏进贝克街221B的17级台阶时,决然地关上了门。华生只是皱起眉头,敲着门说:“你答应过的,福尔摩斯!”发现没有回应后叹了口气。直到那天晚餐他才开门下楼,被哈德森太太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小梅丽从一开始见到他就觉得这位先生非常奇怪。所以晚餐过后,她抓紧哈德森太太去洗碗的空隙时间上了楼,不声不响地钻进了,自己唯一没有见过的那间房。
他在里面做实验,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于是梅丽当这为无声的邀请,眼珠子四处打转,看着杂乱的房间。
她在烟斗架旁边看到了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年轻人的照片,边上还有一个面朝下的相框。虽然够不着那个架子,她还是踮着脚将她拿了下来。刚一拿下来,福尔摩斯先生突然间就出现在她身后,夺过相框。梅丽只来得及看到那是一位美丽小姐的照片。他急匆匆地走到窗边时梅丽以为他要把相框扔出去,但他硬生生折返到桌前,打开抽屉将相框粗暴地扔了进去。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梅丽担心他会骂她,甚至是用鞭子抽她。
但最后他只是说:“一切都起于照片。”
他重重地坐到床上,脱掉眼镜,把脸埋在手间。梅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小心翼翼地过去坐在他身边,小手纠缠在一起。
“先生,那张照片当我送给您好了……”
他 还是没有说话,抬起头来,有些颤颤巍巍地戴上眼镜,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他说:“去把那张照片从抽屉里拿出来吧。”
从梅丽.斯茂将相框在架子上扶正相框那一刻开始,艾琳艾德勒的照片就再没倒下过。

后来他还是还了那张照片,华生对着照片讲了一个星期的传奇战争故事,作为她的睡前故事,唯独漏掉了关于她爸爸的。

华生叔叔写小说时的样子她见过几次,有时候的微笑说明了他隐藏了某些事实情况。有些不太血腥的案子他会让她看看手稿,里面有些奇异的财宝故事和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情节,但当她夸奖华生时,他会嘟囔着说:“出版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福尔摩斯和华生常常吵架,对对方说最恶毒的话,更不用说三句不离鬼字。梅丽听到过一次大声的争吵,后来知道是因为华生叔叔在小说里将福尔摩斯先生形容成了一个瘾君子。他的解释是说,其灵感主要来源于侦探对酒精的热爱,特别是对苦艾酒的执着。
华生曾记录过自己的朋友这样一种说法:“苦艾酒的饮酒仪式有如化学实验一般优雅,虽然是酒精,却能让人迸发出新颖的想法,同时刺激你去有逻辑地处理新的信息。”他也记得在火车上的对话中,这种有复杂成分的酒却被说喝多了会像吸HX毒了一样,失去对现实与梦幻间的区别。
然而这没有阻止歇洛克.福尔摩斯对苦艾酒失去兴趣。梅丽甚至有一次看见侦探蹑手蹑脚走到厨房偷哈德森太太的方糖去满足他对法式喝法的渴求。
相应地,房东太太则更惊讶于他对红莓这种水果的执着。

她喜欢跑进福尔摩斯先生的房间看他的甲虫然后被轰出来。一开始他不怎么说话,但后来她有时可以和他在那里共进下午茶。
她问他常拉的提琴曲叫什么名字,有一次还问过他能不能教她小提琴,因为哈德森太太的房间太小太满,放不下钢琴。他说自己小提琴拉得不好,华生对此表示赞同。
他的小提琴总是拉得很难听,甚至有几次吓得巴斯克维尔直冲下楼,缩在她脚边。但每年总有一天,会有悠扬的提琴声从楼上传来。
总是同一首曲子,时而急促时而绵长,从上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当远处的大本钟敲响十一点钟的钟声时,一切都戛然而止。第二天烟酒味大到睡在楼下的梅丽都能闻到。
她喜欢唱歌,可是侦探却拒绝和她以及华生夫妇一起唱天佑女王。

有些小秘密她只会对黑白相间的小猎犬讲。
华生夫妇的第五个结婚纪念日是以到英格兰北部湖区度假的形式庆祝的,在多方的百般努力下,哈德森太太才勉强允许梅丽和福尔摩斯单独呆一个周末。他们一起去遛巴斯克维尔时,走到了一个小公园。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梅丽的小手握着他的大手,听他讲自己周游世界追寻一个厉害女贼的故事及途中见闻。她知道那是他唯一一个失败的案子。
当然,那天傍晚他们进行了一个小小的冒险,但华生夫妇不需要知道那些。
有一次,当她在和巴斯克维尔玩抛球游戏时,听见了楼上有异常的动静。把小狗留在一楼,她上去看看情况,不料却见到一个陌生人不知怎的在福尔摩斯房内,正打算销毁什么。
等到梅丽醒来,她害怕地发现自己和那个陌生人在一个小黑屋里面,原来自己撞见了他销毁证据的时候。在充满了恐惧和绝望的一小时后,戴着眼镜的先生大喊着冲进门,却被那个一脸凶相的罪犯一拳打倒,伴随着姑娘的一声尖叫。
他挣扎着爬到她身边,梅丽可以听见他说:“赶上了……终于……我数给你听。”接着,在迷乱中他开始数数。从20倒着往下数,某种程度上,这倒数让她转移了注意力,于是她在心里跟着默念。在她听见含糊不清的“一”那一刻,大胡子探长(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和华生叔叔冲了进来,制服了罪犯。
事实是两位绅士都在忙着,只有小梅丽看见了福尔摩斯先生歪掉的眼镜上的片刻雾气。
他被扶起来时脸上是带笑的,他说:“我没有负你。”

玛莎.哈德森.华生太太那天在楼下准备下午茶,被吓得半死,她主要负责照顾她,人非常好,而且称她为小天使。她是在贝克街内房东太太唯一一个不会总用责备语气说话的人。只有一点令小姑娘不高兴的是,她很坚决地禁止福尔摩斯教她任何东西。不过侦探常常对此做个鬼脸,不予理会。梅丽从未想过,哈德森太太其实是对她带有感激的,因为她成功治愈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梅丽现在是那个在华生叔叔将福尔摩斯先生打趴下时,冲上去对着他喷水的人。
(完)

评论 ( 2 )
热度 ( 7 )

© Melus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