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the force darken (Rogue One群像)

Where the force darken (Rogue One群像)

Cassian

“Please, spare me.”

他的意图被预见到了,Cassian看见对方眼中带有对死亡的恐惧。他将那人抵在墙上,准备扣动扳机。

“Please, have mercy.”

对方开始说起自己怎样支持义军,怎样开始对帝国产生仇恨。

他是个摇摆不定的势力头目,之前曾供给义军,但现在又偏回相对中立,组织上说他已经知道了基地所在位置,掌握的消息不能落到帝国手中。

他想起自己的父母,在六岁前的模糊记忆。他们是一户穷苦人家,但那天还是将那个逃亡的义军中尉藏了两天,第四天风暴兵的搜查找到了他们的小棚子。他躲在桌子底下的篓子后面,看着父母一样是这样beg for mercy

他想起了自己的命令。

“I’m sorry.”

那天晚上回到基地后,他在自己狭窄的住所中蜷缩成一团,失声痛哭。

后来和他从事同样工作的兄弟们告诉他,自己每天晚上都会努力忘记隐藏在人群中时听见风暴兵聊起的家长里短。

为了义军,他们要忘记自己的对手也是人。

 

K-2SO

“Cassian?我可以请你帮我个忙吗?”

古怪的机器人平常更多是发牢骚,极少有用这种语气说话。

“可以……清除我之前的数据吗?让我的‘脑子’计算的更快些。”

拖走被行刑的犯人,清理星舰中发生过战斗的走廊,与其他机器人一起端着枪巡逻街道。

于是K2不再记得自己是曾拿过枪的,每次抱怨时义军上尉仅仅是撇撇嘴不予理会。

 

Bodhi

巨型章鱼的触手传来一阵电流,他闭上眼睛,感觉到那怪物开始窥探自己脑内。很快它就感应到了他所说属实,但触手没有停止窥探……

他是个货运飞行员。

他运过武器,成箱成箱的高功率激光枪,在离开停机坪时看见地面上帝国军团驱赶当地居民,白色的盔甲穿梭在及腰高的草丛中,跑在前面的有几乎半数是妇幼,手上只拿着古旧到接近原始的武器。

他运过盔甲到新兵训练营,那里一个个年轻人稚嫩的面庞,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编队要送到最前沿去打仗。

他运过战斗机部件,停在star destroyer的停机坪里看着T型战机如蝇蚊一样飞出,歼灭下面那个星球微薄的一点反抗势力。

面对绝对的真相,他发疯了。

 

Jyn Erso

她被抛弃了。

她在那铁井底想着:她被抛弃了,父亲叫母亲放下武器,想必也是和帝国的人去了,等到井盖再次打开,一切都将会不一样,或许是灭亡或许是救赎,她内心的一个小小角落还是盼着爸爸。

她没有哭,生在战争时期的孩子没有这种奢侈品。

舱门打开的一刻,那个小小的角落只剩下绝望。

她和格雷拉一起把妈妈埋葬了,离开了两年中被叫做家的星球。

如果说拥有机械肺的叔叔教会了她任何东西,那么首当其冲的就是仇恨。对帝国的,对父亲的,强烈的仇恨,支撑她度过日日夜夜。过早地自力更生给她添了一丝冷酷。

被关在劳改营里时,她的仇恨有增无减。对父亲的(你会觉得如果自己女儿被关在帝国的劳改营他应该会有消息)对抛弃自己的叔叔,对帝国与叛军战争造成的混乱与不自由。

她在12岁时第一次杀人,索的飞船遭到突击检查,她救了别人一命,正还有些不知所措,却被叔叔摸摸头夸是好样的。

她是个Survivor,所有幸存者都是被抛弃的产物。

“My beloved, my stardust.”

日日夜夜,她对父亲积聚起的所有仇恨,却在一听到Stardust这词的时候灰飞烟灭。

 

Krennic

他知道她是谁,他当然知道,他认得出那双眼睛。

十几年前见过的纯真眼神,现在掺杂着坚硬的锋芒和恨意。

一瞬间他想到当年她躲在爸爸的膝边好奇地向外张望的眼神,果真是犹如星尘一样美的眼睛。

那个小女孩。

为了驱散那个形象,于是他大声地宣告自己的胜利,说着她与她的朋友们怎样必死无疑,握着扳机的手指却迟迟没有弯曲。

其实不过是说给自己听的罢了。

她应该会恨着我吧。

一直都这么像她爸爸。

Krennic倒在地上,看着自己亲手设计的毁灭机器发出光线,不禁再次臣服在自己创造的美丽之下。

 

Chirrut and Baze

他们本来都是守护绝地圣殿,每天看着当地的朝圣者在绝地古寺中感受原力之光。

一切在帝国侵入Jedha那年变了,Chirrut亲眼看着风暴兵冲进圣殿,不管朝圣者有没有抵抗就开火。他冲上去大喊着原力与我同在,却被反弹的激光击中了双眼。

Baze打倒一个士兵,抢走了他的枪,发狂似的驱赶他们,Chirrut后来说他那时,差点被黑暗面吞噬,他耸了耸肩,并没有什么所谓,毕竟已经对原力失去了所有信心。

如果原力连自己忠诚的信徒都拯救不了,那又有什么能证明它的存在呢。

 

(fin)

【喜欢每个人物都有一段dark past】

【写观后感其实就是一大篇的原地爆炸和尖叫罢了,大神们的一片叫好声想必也很能说明问题了,很高兴好莱坞还记得可以有团灭设置,觉得继续再说是用情怀拉粉的我只能表示你没有看懂Rogue One,一点也没有。假如N周目后有新发现就继续写段子。】

【听说我家苏气的Krennic在催化剂中有和Galen的苦情史——大家再见我去攒钱剁手了】

 

夹藏一下配音梗的私货【宁静号的Wash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机器人的身体里继续干着飞行员的活儿】【Sonny被帝国收购并改成军用机器人和士兵一起共事】这两个脑洞我可以脑补至少80集电视剧,艾伦是配音界的小天使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Melusina | Powered by LOFTER